奈_serena

汤荷小甜豆是世界上最帅的小甜豆💕

外面的世界【厂荡】

在很久很久以前 你拥有我 我拥有你

#可能ooc
#慎入
#感谢食用

推荐bgm——莫文蔚 【外面的世界】


童扬经常会做一个梦,频率伴随着腰伤的加重不断增加。

在墨尔本午后,干净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稀疏的投射在马路上,空气中泛着清爽的花香。他抱着一沓书,看看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在吹泡泡,看看亚裔的小哥吹着口哨从他身旁经过,然后慢慢的,慢慢的走回一个斜坡上,他的家。

偶尔,他身边也会有一个男人。笑得一脸深情,提着他爱吃的水果和零食,陪他一起走上那个小斜坡。邻居的老奶奶看到他们时还会说一句“cute couple”,他们好像是情侣吧。

醒来后,往往童扬会发呆。

他花了越来越多的时间去思考那个梦,梦里的两人貌似是十分相爱的。可对方的脸却总是看不清,就仿佛是夕阳时逆着光的照片,梦里的童扬总会觉得这一切是合情合理的,也从未想去一探究竟。

好像一切都变了。

这个梦太清晰,包括空气中的味道,阳光的温度,小鸟在树梢的叽喳声,还有自己一边走路一边在深呼吸的放松悠闲,都真实的不像话。

童扬太贪恋这份悠闲了。他总是很迷茫,自己的腰伤与电竞,到底能兼容到什么时候。每当咬着牙忍着疼时,他就开始怀念梦里那种慢节奏的生活。

可是……他想要帮助自己爱的人实现梦想。那个人有着一个执着,而且是执着多年的梦想。所以他总是很努力,很努力。努力的做大家心中的童无敌,努力做好某个人的上单。

比赛接踵而来,一系列的训练与总结会议压的童扬喘不过气。一天结束时酸胀的眼睛和总是能让他突然间回想起那个梦。他只能扶着腰一步步踱回房间,盖上被子后安心的进入到那个世界。

他真的太累了,梦境与现实交织在一起的对比总令他过的恍惚。成绩一再的下滑,某个人失望的目光,渐渐把他逼到崩溃的边缘。

终于,他向俱乐部委婉的提出了要休息的要求。理由很简单,腰伤的加重和精神状态的不对劲。明面上是说想调整一下再回来,可是那一天又在哪里呢?谁也不知道。

队里的人员来来去去,爱萝莉和aj去了im,三少在rng,mouse成了新上单,韩国来了一个skt的小男孩打中单。没有童扬参与的比赛越来越多,他亦很久没有穿上一整套队服背着外设包奔赴赛场,每天不用一睁眼就是面对现实的失落,腰上的伤痛也在逐渐缓解。

唯一令人难受的是,从此再无驻扎在上路的打野。

游戏中的上野组合依旧在,可童扬却不再是这场游戏中的人了。

从未奢望过那个不解风情的人停歇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,他好像总是很匆忙,生怕世界留给他的时间不够多。

不上场比赛后,童扬出席的商业活动越来越多,去送鼠标那次,女主持一秒钟也不停歇的搭话令他精疲力尽,无从应付。

那个电话的出现,差点让童扬红了眼眶。电话那头的人笑着问他

“扣神,吃过饭了吗?”

我早已不是你的童无敌,早已不是你的上单,你别再继续对我好,我怕我会让爱缠绕直到跌落深渊万劫不复。你有梦想,我也一样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事情终究是到了那一步,童扬拉着行李箱,回过头来看着送别他的队友,眯了眯眼。

大家都识相的转身回到训练室,只有明凯站在童扬的面前。

其实对方到底说了什么,童扬已经记不太起清。大概是一些要注意身体,好好努力,好好照顾自己的话吧…唯一记得清晰无比的是,最后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和熟悉的一声

“扣神,加油。”

死别从不是一切的重点,生离才是最极致的哀伤。有人说世界上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,那现在久别重逢的不再有,还剩下什么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若干年后
童扬听到闹钟响,打了个哈欠起身穿衣服。墨尔本的气候很暖和,把他多年来的旧疾养好了。他终究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。

再次回到校园的生活令他十分惬意,慢节奏的生活可以让他静静的思考很多事。

他真的找了一处位于斜坡顶端的房子,米白色的外墙,附着一小块草地,权当院子了。隔壁邻居家的小女孩很爱来做客,空气中往往散发着柑橘的香味。

一个人的生活不算寂寥,直到那么一天,打破了一切的宁静。

童扬收到明凯来墨尔本的消息时正在超市买东西,他在原地愣了很久很久。出了国后,就几乎没有再接触电竞圈,只有几个圈内老人会跟自己联系,其余的他一概不知。

不知道现在edg,不知道现在的版本套路,不知道现在的他。

所以在童扬见到明凯的那一刻,他还是懵逼的。激流一般的感情,似乎一直被宁静的小溪阻挡在山间的某个角落,突然就像打开了闸门,一泻而出。盈满了世界每个地方,身体的每个角落。

他们坐在一间咖啡厅,童扬默默的听明凯讲述着中国发生的琐事。他现在成了教练,每天依旧徘徊于训练和会议中间,他好像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吧,甚至自己带出来的队员有望在今年出征s系列。

挺好的,我们的梦想都实现了。

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,明凯才注意到他们已经在咖啡厅坐了很久,太阳快要下山了。于是童扬提出不如一起走走,明凯下榻的酒店与他家也离得不远。

童扬眨眨眼,拿起手边的袋子。

回家的路上,有个小女孩映着夕阳的微光吹泡泡,好像有户人家在烤蛋糕,浓郁的香味从窗户溜出来。

似乎看到童扬有些吃力,明凯主动提出要帮他提那装满水果零食的塑料袋。对方笑了笑,顺从的递过去,没有拒绝。

晚霞照在童扬的侧脸,轻柔的抚摸着细腻的五官,明凯微微出神。可能是无意间,童扬的一个回头,两人的视线无法避免的撞在一起。

突然童扬意识到,这个场景有多么的熟悉。在多少次的梦境中,那个模糊的身影,逆着光,无法看清。多少年过去了,他终于知道了自己梦里的那个人是谁。

原来是你,一直都是你。

两人向斜坡顶端的小房子缓缓走去,似乎一时间找不到话题,气氛有些许的尴尬。

终于到门口站定,明凯把袋子递给童扬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信封,微笑的塞进对方的手中。

这是一个精美的请柬,童扬用手指抚摸着纸张上的花纹,一抬头依旧是温柔的笑。

“祝你幸福。”

在很久很久以前,你拥有我,我拥有你。
在很久很久以前,你离开我,去远空翱翔。
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外面得世界很无奈。
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,我总是在这里盼望你。
天空中虽然飘着雨,我依然等待你的归期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碎碎念
这次……好像也不用碎碎念了吧,现在的自己也没法说出什么欢脱的话。
大家要开心。
这是我第一篇正经的厂荡,也是最后一篇。

评论(3)

热度(16)